2022年8月9日 • 周二
18:40

谢谢火焰给你光明

但是不要忘了那执灯人

他是坚忍地站在黑暗当中呢

——泰戈尔《飞鸟集》

2022年7月4日 • 周一
22:31

当激烈的批评被制止,温和的建议就会变得刺耳。当温和的建议也被打断,默不作声就被认定心怀鬼胎。当默不作声开始被斥责,鼓掌慢了都会被怀疑。当鼓掌慢了也被侧目,恐惧的观众定会争相恐后泪流满面浑身颤抖挥舞双臂热烈欢呼。

22:30

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,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。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,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。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,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。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,那么,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基本上就是谎言。

2022年6月16日 • 周四
10:34

黥刑起源很早,夏商之前,就已经出现于古老的苗族。后来夏朝灭了苗族,继承了这种刑罚,从此中原地区也就有了黥刑。战国时期,经过商鞅变法后的秦国,就有黥刑。

黥刑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水浒传里梁山很多好汉脸上刺的字,宋江,林冲,武松都有刺字。

2022年5月19日 • 周四
14:03

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
——温庭筠

2021年12月23日 • 周四
10:09

他们怕群众,怕群众讲话,怕群众批评。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怕群众的道理呢? 有了错误,自己不讲,又怕群众讲。越怕,就越有鬼。我看不应当怕。有什么可怕的呢?——李德胜

09:59

让人讲话,天不会塌下来,自己也不会垮台。不让人讲话呢?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。——李德胜

2021年11月26日 • 周五
17:17

Birth certificate. Death certificate. One pen.

2021年11月5日 • 周五
14:14

师唱谁家曲,宗风嗣阿谁,借君拍板与门槌,我也逢场作戏莫相疑。
溪女方偷眼,山僧莫皱眉,却愁弥勒下生迟,不见阿婆三五少年时。

2021年8月26日 • 周四
22:20

我自己也无从知道。这恐怕谁也无从知道。可是,能够想到两点。一点是继续革命,也许会向着共产主义进一步发展。另外一点是,也许现在的青年们会否定革命,表现不好。也就是说,或许会同帝国主义和好,把蒋介石集团的残余分子领回大陆,投靠现在国内存在的少数的反革命分子。当然,我不希望他们反革命,可是未来的事情,要由未来的一代,根据当时的条件决定。

是什么样的条件,现在我们还不能预想到。将来的一代应该比现在的我们更聪明,问题是他们怎样判断,而不是由我们来判断。今天的青年以及接续他们的未来的青年,将根据他们自己的判断来评价中国革命的成果。

点击加载更多